憋不住的欧超联赛:一场足球世界的金元内战

2021年8月3日 作者 yabo888vip 0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tcseo.com.cn/,欧洲杯

一次抱团结盟的成功,将意味着谁都可以破坏规则,谁都有机会另立门户。一旦未来欧超联赛顺利举办,这将意味着欧洲足球现有顶层治理体系的崩塌,很难想象如今的世界足球环境会陷入怎样的混乱。

当欧超联赛的口子一开,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欧足联就会遇到不止一个与它分庭抗礼的民间治理协会。

2021年4月18日,曼联主场对阵伯恩利的英超比赛,马特巴斯比爵士的名言「没有球迷的足球将一无是处,Football is nothing without fans」,以横幅的形式,放置在斯特拉德福德看台上。这位带领曼联走向辉煌的传奇功勋,深知普通球迷、工人群众、社会社区对于足球运动的分量和意义。

然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这场比赛结束后一个小时,曼联——这家将巴斯比名言视为其哲学和精神内核的俱乐部,其管理者们用实际的行动,违背甚至摧毁了曾经的价值和信仰。

北京时间4月20日凌晨,欧足联正式官宣通过了欧冠的新改制方案:自2024年起,欧冠将从32队扩军至36队,小组赛改为「瑞士轮」模式。根据介绍,扩军之后,每赛季的欧冠比赛将会达到326场,比以前多出100多场。

所谓「瑞士轮」,即「循环积分制赛制」。依照新赛制,36支球队的第一阶段赛程按照分档抽签进行,每支球队参加10场比赛,包括5个主场比赛和5个客场比赛。积分前八名的球队自动晋级十六强,从排名第9开始的16支球队(9-24名)进行附加赛,决出另外八个16强名额。

作为世界足坛的皇冠级赛事之一,欧冠赛事的一举一动,自然牵动着整个行业走向。但是,在足以改写足球历史的新「欧超联赛」正式官宣之后,一切的新闻,都不能称之为新闻了。

4月18日晚,欧洲12大俱乐部:皇家马德里、巴塞罗那、马德里竞技、AC米兰、国际米兰、尤文图斯、曼联、曼城、利物浦、阿森纳、切尔西、热刺共同宣布,各家已经达成协议,将在未来创立一个全新的欧洲超级足球联赛「European Super League」。根据计划,欧洲超级联赛的第一个赛季,将从2023/24赛季开始。

据官方声明介绍,除12家创始俱乐部外,在首届超级联赛开打前,还将邀请三家俱乐部作为创始球队加入,这一过程将尽快完成。创始俱乐部希望与欧足联、国际足联展开对话,以寻求超级联赛以及整个足球界的最佳解决方案。

根据声明,未来欧超联赛共有20家俱乐部参加,包括15个创始俱乐部以及另外5支球队,这五支球队根据前一赛季的表现决定。所有参加超级联赛的俱乐部,将继续参加本国联赛。

赛程方面,欧超联赛的所有比赛都在周中进行,新赛季计划从每年8月开始,俱乐部分为两组,每组10队,进行两回合比赛。每组前三名进入八强,第四、五名通过附加赛决出另外两个八强席位,随后进行两回合的淘汰赛。决赛为单回合制,于5月底在中立场进行。

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将担任超级联赛第一届主席职位。曼联主席格雷泽与尤文图斯主席阿涅利则分任副主席。

同时根据消息,阿涅利已经辞去了欧洲俱乐部协会和欧足联执委会主席的职务,而尤文图斯也已经离开了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uropean Club Association」(简称ECA)。

「足球,是世界上唯一拥有40多亿受众的全球性运动。作为大俱乐部,我们的责任,就是回应这些球迷的愿望。我们将在各个层面帮助足球发展,让足球在世界上占据应有的地位。」欧超联赛首任主席弗洛伦蒂诺,在欧超联赛的官方声明中展现了自己的「雄心壮志」。

在声明发布后,含英、德、意、法四个语种的欧超联赛官方网站也已上线。网站目前除去十二个俱乐部的幻灯海报和联赛成立声明外,还有赛程的简单介绍。

官方声明中,欧超联赛表示:「新冠疫情加剧了当前欧洲足球经济模式的不稳定,这促使新的联赛创立。多年以来,创始俱乐部一直致力于提高如今欧洲足球比赛的质量和强度,尤其是希望创造一项赛事,让最好的俱乐部和球员更频繁地进行比赛。」

「这次疫情表明,必须有战略远景以及使用商业手段才能创造价值,让整个足球世界的金字塔受益。创始俱乐部认为,监管机构提出的解决方案无法解决根本性的问题,即提供高质量比赛,以及为整个足球界获取更多财富。」

在欧洲超级联赛的消息公布之后,国际足联、欧足联、英超联赛、西甲联赛、法甲联赛以及德甲联赛官方,都已经发表声明强烈反对。其中,欧足联、英格兰意大利西班牙三国足协和联赛联合官方声明,如果任何俱乐部胆敢参加欧超联赛,俱乐部不得参加欧战,任何球员不得参加国家队比赛。

北京时间4月20日,国际足联因凡蒂诺也公开发声反对欧超联赛「国际足联必须强烈反对并不予批准欧超联赛的成立。欧超联赛是少数人的闭门游戏,它的出现将会让现有的足球体系分崩离析。」

同时,欧足联也已准备发表声明:「所有参加欧超联赛的俱乐部都会被驱逐,并且会面临总价值500亿-600亿欧元的法律诉讼,自行承担后果。」

甚至,据消息源称,欧足联已经开始正式评估驱逐参加欧洲超级联赛的十二家俱乐部的可能性。如果处罚成立,皇马、曼城与切尔西三家俱乐部将立刻被驱逐出本赛季欧冠,同时阿森纳与曼联也将被驱逐出欧联杯。

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CA)也随即表示,坚决反对欧洲超级联赛。并将欧超联赛直接定性为了「分裂组织」。

「ECA作为欧洲246家领先俱乐部的代表,将重申对于欧足联的支持,这个所谓搞分裂的超级联赛(so-called breakaway league),我们是强烈反对的。」ECA还进一步表示,他们将在未来几天配合欧足联,采取一些更强硬的实际行动。

而来自各类球迷组织,以及教练与退役球星的「唾沫星子」,更是霸占了各国体育媒体头版,将欧超联赛已然喷得不能自理。例如:

加里-内维尔:「如果以曼联为代表的英超俱乐部要加入欧洲超级联赛,他们就应该被扣分降级,直接踢出英超联赛。」

罗伊-基恩:「我们希望这项计划被制止,归根结底是金钱和贪婪。庆幸的是,以拜仁为首的未加入欧超的豪门俱乐部也已经发声抵制了。」

甚至,这项计划也惊动了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等欧洲政要:「欧洲超级联赛的计划将对足球有很大的破坏性,他们将严重冲击国内联赛的现有机制。在各方采取任何进一步措施之前,相关俱乐部必须向他们的球迷做出一个交代。」

英超CEO马斯特斯,则通过白纸黑字的现有联赛条款,尝试关闭英超俱乐部参加欧超联赛的「大门」:

「现有英超条款中,包含了俱乐部之间的承诺,即在足球赛事金字塔内,禁止任何俱乐部在没有英超董事会许可的情况下,参加L9规则所列范围之外的任何比赛。」

「我们呼吁,任何考虑联合或加入这个欧超联赛项目的俱乐部,在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之前,立即终止行动。」

有趣的是,在欧洲豪门俱乐部阵营内,也不是一片团结。据法国媒体RMC的消息称,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以及巴黎圣日耳曼,都已表示将拒绝参加欧超联赛的计划。

所以,在各方令人眼花缭乱的骚操作与回应背后,欧超联赛这一纸声明,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在一干反对声之外,也不乏一些商业巨头,悄摸摸地开始在新格局下重新「站队」。

例如,在欧超联赛的声明发布后,世界知名的体育流媒体巨头DAZN便决定,为欧超联赛提供一份价值35亿欧元的电视转播合同,具体年限尚未确定。

此外,根据天空体育消息,所有参与欧超联赛的俱乐部,都将获得一笔供「项目启动」的巨款。目前美国摩根大通已经承诺,为这个新联赛IP投入约5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因此也有行业人士分析,这次的欧超联赛纷争背后深层牵扯到的,实则是美欧之间的国家利益之争。

但实际上,在这一纸声明背后,同样也是欧洲足坛巨头们近二十年的「内卷」之争。

早在上世纪90年代以来,各家欧洲俱乐部就在磋商成立新的欧洲超级联赛的可能性。1998年,在意大利媒体公司Media Partners的牵头下,各家开始认真研究实施方案。但在欧足联提议扩大欧冠参赛队数量,并取消「鸡肋」杯赛欧洲优胜者杯后,欧洲超级联赛的第一次问世便夭折了。欧冠的扩军举措,在当时平衡了众多豪门的商业利益需求。

1998年同年,14家欧洲豪门俱乐部组成了G-14组织,形成统一战线,向国际足联和欧足联要求更多的话语权。四年后,阿森纳、勒沃库森、里昂和瓦伦西亚也加入组织,G-14实际扩展为了G-18,欧洲超级联赛的规划也借此再次提上日程。

但在2008年,维持着众豪门「表面的和平」的G14一举解散,囊括了超百家俱乐部会员的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CA)成立。在利益的重新分配之后,欧洲超级联赛的计划也再次搁浅。

2009年7月,当时G-14的牵头人之一,现任欧超联赛主席弗洛伦蒂诺-佩雷斯公开批评了扩军后的欧冠联赛,他说:「我们必须同意建立一个新的欧洲超级联赛,保证最好的球队总是和最好的球队交手——这在欧冠联赛中是不会发生的。」

此外他还表示,如果欧足联不做更多的工作来保证这些豪门球队之间的对抗,他将带头推动以欧洲传统强队为主体的新联赛建立。根据计划,这些豪门球队在夏天参加新联赛之余,仍将是各自国家联赛体系的一部分。这,便构成了如今「欧洲超级联赛」的雏形。

于是,多年以来,每到休赛期,关于「欧洲超级联赛」的讨论便甚嚣尘上。甚至在2016年,欧足联已经通过会议,严肃讨论过建立一个「封闭式联赛」的可能性。

根据当时的设想,这个封闭联赛将包含16支欧洲豪门球队,他们被分为2个小组,每个小组有8支球队。在循环赛制下,每组56场比赛后,排在第1-4名的球队,将获得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的资格。这一大胆的计划,果不其然,最终被欧足联否决了。

更复杂的是,在2019年,连国际足联都「掺和」到了这场新赛制的利益分割之中。

当年10月,国际足联宣布,世俱杯将迎来重大升级:赛制将从7支球队一年一届的杯赛争夺,改为由24支各洲际冠军球队参加,且为期四年一届的超级大赛。

据报道,世俱杯扩军改制后,为增强赛事对俱乐部们的吸引力,世俱杯冠军的奖金将达到惊人的1.2亿美元——足足是如今欧冠冠军奖金的两倍。而其他球队也至少会拿到2000万美元的参赛奖金。

如此巨额的奖金,势必将刺激更多球队以主力球员严阵出战。而国际足联大张旗鼓改革世俱杯的目标,毫无疑问对准了欧足联最顶级的看家赛事——欧冠联赛。因此,当世俱杯改制计划公布后,不论是欧足联还是欧洲足球俱乐部协会(ECA),都出面公开批评因凡蒂诺的计划。

不过,木已成舟,这项在设计理念上最接近「欧洲超级联赛」的新赛事,半路杀出的国际足联已经铁了心要干了。

根据计划,这项赛事原本将于2021年开踢——但万万没想到的是,2020年疫情的出现,打乱了所有人的算盘。这也是为什么,众多欧洲豪门俱乐部在对这样一个新联赛IP进行了多年断断续续的讨论之后,决定选择现在官宣欧超联赛的重要原因。如今欧超联赛筹备工作的实质性推进,都是在欧洲俱乐部财政受到疫情重创之后进行的。

2009年,时任阿森纳主教练温格预测,由于潜在的收入压力,「欧洲超级联赛」将在未来10年内成为现实。

欧超联赛成立的官方声明发出后,舆论一边倒地都站在了这十二支豪门和欧超联赛的对立面。

蓄谋已久想要脱离欧足联另立门户,这的确有点乱臣贼子大逆不道的意思。但具体而言,筹划成立欧超的决定,究竟会带来哪些「恶果」呢?

现代体育能够发展至今,与各个运动项目建立了不同等级、层次的治理体系、主管部门(Governing Body)不无关系。这些协会、联合会通过不断完善其治理办法、管理手段保证一项运动在商业价值、社会效益、大众普及等各方各面有序地发展。

从1955年创立欧罗巴联赛到1992年改制为欧冠联赛,欧足联为欧洲所有在其协会下注册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创造了一个有巨大商业价值和社会影响力的赛事。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众多欧洲俱乐部也源于欧战而获得了荣誉、影响力和商业收益。

然而,对于欧足联而言,这样的治理体系在面对多家豪门俱乐部抱团「造反」时,也面临巨大的挑战。

作为一个非营利性机构,欧足联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少数豪门球队的利益和诉求,还需要兼顾更多平民俱乐部的生计和发展。在一定程度上,豪门球队通过参与欧冠、欧联为整个欧足联创造了利益,而欧足联作为治理机构,必然会将一部分利益拿出来,用于非豪门足球世界的发展,这显然在一定程度上,伤害了传统列强的利益。

因此,一旦未来欧超联赛顺利举办,这将意味着欧洲足球现有顶层治理体系的崩塌。一次抱团结盟的成功,将意味着谁都可以破坏规则,谁都有机会另立门户,很难想象足球环境会陷入怎样的混乱。欧超联赛的口子一开,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欧足联就会遇到不止一个与它分庭抗礼的民间治理协会。

与此同时,像英超这样六大俱乐部集体抱团的行为,破坏的是一个国家逐步形成的、成熟稳定的足球治理架构。前英格兰球员丹尼墨菲(Danny Murphy)在两天前录制BBC 当日比赛2(MOTD 2)时发表评论:

「英格兰用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形成了包括四级职业联赛在内的足球金字塔。足球产业和足球事业因此而欣欣向荣,但这样的足球生态在一夜之间就被六家俱乐部所摧毁。」

许多人在社会中努力拼搏,为的是完成阶级的跨越和上升。这个现象在欧洲的足球世界中同样存在。许多非豪门俱乐部在取得优异的战绩后,能够获得丰厚的商业回报,媒体曝光和亮相欧战赛场的机会,以此成为新科劲旅,或是重回传统豪门行列。英超的莱斯特城、西汉姆,以及德甲的莱比锡RB,都是这些阶层的代表俱乐部。

试想一下,如果本赛季莱斯特城和西汉姆拼死守住了英超四强的欧战席位而得以参加欧冠,但却发现七名开外的阿森纳,直接获得了参加含金量更高、商业收益更多的欧超联赛。这样的结果,对于整个欧洲的职业足球体系,无疑是一个重大打击。

足球运动之所以能够不断发展,与其服务人民、承载社会责任的功能密不可分。19世纪末现代足球运动的兴起,正是因为工人阶级和新资产阶级渴望更高的社会地位,由此成立了职业足球俱乐部,以对抗上层资产阶级的业余精英球会。

然而,欧超联赛的成立,表面上说的都是主义,心里想的却都是生意。顶级的豪门俱乐部沦为了资本和少数利益相关者的印钞机。足球俱乐部因为财富的分配不均,再一次划分为了三六九等,被卷入了新的阶级斗争中。

说回眼前的问题,欧超联赛成立,欧足联和欧冠所面临的巨大影响马上就会到来。如果欧冠失去了12-15支顶尖的球队,那无论是赞助商、转播商还是球迷,都不会仅凭一个欧冠的Logo和品牌就继续为其买单。

欧冠联赛的商业收入,是欧足联运营的支柱。根据2018/19欧足联财务报告显示,该年欧足联的整体收入为38.6亿欧元,其中83.4%(32.2亿欧元)来自于欧冠、欧联赛事。

不仅如此,在欧足联的收入结构构成中,赛事版权销售占据了85.8%的比例。而如果欧超成立,受影响最为直接的就是欧足联的版权销售收入。且不说在下一个版权周期欧冠在全球市场的销售面临降价的挑战。如果失去12支豪门球队,在目前的版权周期下,欧足联可能都要面临版权合作伙伴的降价协商。

所以,也就不奇怪,欧足联和各国家足协针对欧超联赛的成立,做出了参加欧超联赛就将禁止参加欧足联以及旗下各国家地区足球协会、联盟组织的任何赛事等等的强硬回应。

受到巨大影响的还有欧超球队的教练和球员。在欧超风波中,球员和教练被夹在了球迷和俱乐部拥有者和管理层的两难之处。如果国际足联和欧足联真的禁止欧超俱乐部球员参加欧洲杯、世界杯,甚至是本国联赛,那么这些球员和教练将在自己的职业生涯中留下多少遗憾。而选择了与球迷站在对立面,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等待他们的都会是嘘声和谩骂。

但换个角度来看,职业球员要挣钱养家糊口,也只有那些豪门俱乐部才能满足顶尖球员、教练的薪资要求。在这样的职业环境下,想要站着把钱挣了,太难。

与此同时,像索尔斯克亚、西蒙尼这样的教练,已经成为了俱乐部文化传承的一部分,他们是球迷最为信任和支持的俱乐部符号。那么之后他们面对舆论如何表态,面对球迷和记者的质问如何回答?这似乎没有前人的经验给与他们参考。

不过解决欧超与欧足联僵持的困局的解决之道也许就来自于球员和教练。如果欧超俱乐部可以摆脱现有的治理体系自立门户,那么同理,球员和教练也可以“揭竿起义”,拒绝出战欧超比赛并成立工会或联合会的组织来对抗俱乐部管理层的决定。从法律的角度上看,这有很大的失败的风险。但解决这一纠纷所耗费的时间,对于急于变现的欧超俱乐部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因此,最终可能的结果就是多方互相钳制和威慑,最终制订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

既然需要面对如此严重的后果和处理纷乱复杂的一系列难题,欧超为何还是坚持走上了这条不归路呢?

为了诱人的利益自立门户,这在欧洲足球的发展史上并不是新鲜事。除去前文提到的G-14之外,30年前饱受争议诞生的英超联赛,也像极了当下欧超联赛的革命。

在当时,曼联、利物浦、阿森纳等豪门球队,因为不满原有顶级联赛体系的商业开发、转播机制以及收益分配模式,便跳出英足总的治理框架,拉上了传媒大亨默多克在内的利益相关机构,成立英超(Premier League)。这在当时也引发了英足总(The FA)和英国足球联盟(EFL, English Football League)的反对和制裁。

但是,在巨大的利益之下,英超力排众议,顺利成立,并最终发展成为商业化最为成功的足球联赛。这并不是因为对立双方解决了所有尖锐的矛盾,而是在互相之间的利益诉求中找到了平衡点:即基于英超联盟承诺,连接次级别联赛(英冠)并引入升降级制度、增加对低级别联赛的收入分成,反哺足球事业发展等条件。

历史发展的进程,总是出现惊人的相似,这放在足球世界中同样适用。别看目前欧超和欧足联、国际足联的反应都决绝坚定,语气强硬,但为了长远的利益和发展的需求,双方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拿上谈判桌讨论的。

对于欧超和十二支豪门而言,新联赛意味着更丰厚的商业回报。根据天空体育的报道,欧超在启动之初的第一个商业开发周期中,预计的收入将超过100亿欧元。这其中来自于版权销售的收入预计就能有40亿欧元,而参加比赛的十二支球队能够分到绝大部分的收益。经过粗略计算,欧超球队一个赛季最少都能获得8000万欧元的保底收入。

相比之下,欧冠联赛一个赛季的所有可支配收入为20亿欧元,拿到欧冠冠军的俱乐部获得的总奖金加起来大约是8200万欧元。

作为豪门俱乐部的经营者而言,很难不会对新赛事所创造的巨额商业价值动心。抱团取暖的甜头,豪门球队早在ICC国际冠军杯创立时就尝到过。

当然,欧超的成立也不仅仅是源于豪门的商业野心。欧足联自身在欧冠赛事所进行的改制计划,一方面也触碰了不少豪门俱乐部的利益。这意味着,豪门球队需要参与更多的欧冠赛事,但相应的欧冠收入分配却没有明显的提升。

与其给欧足联打工,不如另立炉灶自己当老板。在当下的职业足坛中,大部分豪门俱乐部已经资本化、甚至是证券化,如何让俱乐部这一资产价值最大化,为股东带来最为实际的收益,已经成为了俱乐部运营的主流方向。因此,在新的利益驱使下,欧超联赛终得以诞生。

总而言之,对于一个热爱足球但保持理性的球迷而言,大可不必去批评、指责或唾骂此次欧超「革命」。在体育之外,更逐利、更贪婪、更粗暴的商业决策已然数不胜数。足球产业发展至今,这些都是必然会经历的博弈和变革。

毕竟,一个残酷的事实是,相对于规则、道德和责任,共同一致的利益,更能让人类团结在一起。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